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當前位置:首 頁 > 黨史專欄
>> 來源:
保衛和鞏固革命政權的偉大斗爭
2018-02-28 04:35   瀏覽次數:50 【字號: 【收藏】 【打印】 【關閉】

   蘭州解放后,人民解放軍十九兵團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寧夏進軍。沿途馬家軍聞風喪膽四處逃竄潰不成軍。在大軍的威懾下中寧縣于1949年9月14日宣告解放。至此,全縣人民終于從馬鴻逵的殘酷奴役下解放出來,從而得見天日。

   我軍為貫徹執行黨中央關于軍隊既是戰斗隊又是工作隊的精神,由六十三軍抽調干部戰士20多名進駐中寧。經中共寧夏省委、省政府批準成立了中共中寧縣委員會和人民政府。領導人民接管舊政權,并根據中央指示精神以維護、安定社會秩序,建設各級政權、發動群眾恢復生產,支援前方為當前中心任務。公安部門是執行維護社會秩序任務的具體執行部門,在解放軍的配合下進行了搜捕匪特,收容登記散兵游勇,肅清反動武裝,收繳敵人遺留到各處的武器、散兵武器、民間武器,明令宣布取締、解散敵黨、團、特等反動組織,對敵黨、團、特、軍、政、警、憲骨干分子進行登記。到1950年2月,共逮捕各類犯罪分子40多人,收繳各種槍支13,000多支,登記遣散官兵2,593人(其中,中尉以上軍官675人),黨、團、特及反動會道門成員1,300多人。根據《約法八章》和黨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的一貫政策,按其罪惡輕重和民憤大小,逮捕了少數罪惡大、民憤大的分子。在取得群眾的諒解下管制了一批罪惡較輕的分子,亦有目的地寬大處理了一批。既給那些想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人以機會,也使那些頑固不化死心塌地與人民為敵的人更加孤立。經過以上工作初步穩定了社會秩序。但是危害社會安寧和妄圖顛覆新生人民政權的種種反動勢力遠沒有徹底肅清。實事表明,一小撮反動軍官、憤匪及潛伏特務,雖然表面上接受我軍處理,但內心卻對新生的人民政權恨之入骨。他們錯估形勢,蠢蠢欲動,收買槍支,網羅地痞流氓,建立反革命組織,陰謀武裝暴亂。極少數反動會道門頭子和惡霸地主也遙相呼應,妄圖恢復他們失去的權利。他們不僅政治上極其反動,而且手段極其陰險殘忍。

   以反動軍官陳浩、陳尚業為首的反革命集團,接受匪特郭繼周的反動任務,先后在縣城、鳴沙、渠口等地召開秘密會議,制定反革命計劃,購買電臺、槍支,發展反革命力量,利用陳尚業混入我七區(今渠口、廣武一帶)區公所竊取自衛營長之便,聯絡馬鴻逵殘余勢力,約期與寧夏各地反革命組織武裝叛亂,陰謀襲擊區、鄉人民政府,謀殺干部。

   政治土匪張海祿,糾集馬部散兵游勇,自稱“仁義軍”,公開打起國民黨的旗子,和同心匪首楊伯義、李成福等相勾結,在寧平公路搶掠行商騾馬物資,打死打傷我剿匪部隊干部戰士、劫我部隊槍支,散布謠言,挑撥民族關系,破壞民族團結,企圖推翻人民政權。

   紅幫頭子畢前修、王自力、汪積善,積極整頓紅幫“碼頭”,發展幫徒,擴充反革命勢力,先后在鳴沙、渠口、棗園、沙梁等地活動,購買槍支,聯絡中衛、寧朔等地紅幫頭子,派人與匪首郭拴子、張海祿聯系,并與陳浩反革命集團相勾結,陰謀叛亂,搶劫庫房,襲擊剿匪部隊,顛覆人民政權。

   一貫道頭子韓耀庭,接受中統特務郝志威的反革命旨意,在中寧城區發展道徒,積極進行反革命活動。解放后,網羅反動軍官、敵偽留用人員,大肆散布反革命謠言,蠱惑人心,并在吳忠、金積、中衛等地活動,擴大反革命力量。在中寧,將縣電訊局70%的人員拉入道,設壇誦經,后又打入起義改編駐中寧等地的騎兵師,發展道徒5 0多人,搜集我政治、軍事情報,陰謀叛亂。

   土匪張光杰,1950年購買馬鴻逵散兵槍支10多支,子彈,1000多發,企圖投靠張海祿為匪。同年8月被我公安機關捕獲。后,越獄潛逃。在追捕中,打死我公安干部鄧廣興(又名鄧訓)。

   這些情況說明,中寧同全國各地解放區一樣。反動勢力極其猖狂,徹底鎮壓反革命、清剿土匪已成了當時保衛新生人民政權的首要問題。

   根據中共寧夏省委和寧夏軍區黨委的指示,中寧縣于1950年初開始全面剿匪。人民解放軍和地方公安部隊深入山區和邊沿結合部,發動群眾,先后俘獲匪徒20多人。當時由于我們對中央政策理解不夠全面,加之勝利后產生的輕敵麻痹情緒,對敵對分子打擊不狠,在某種程度上挫傷了群眾情緒,客觀上放縱了敵人。群眾反映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產黨講寬大”。“人民政府寬大無邊,有天無法,捉住反革命教育幾天就放了”。有的土匪說:“捉不住了搶銀錢,捉住了蹲班房子也幾天”。

   為了鞏固人民民主政權,1950年3月中共中央發出了《關于嚴厲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中寧縣公安局在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下,大力加強偵查破案工作,發動群眾檢舉揭發反革命分子的破壞活動,逮捕了一批現行反革命分子,激發了群眾的斗爭情緒。1950年7月政務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發出《關于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同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又發出《關于糾正鎮壓反革命活動的右傾偏向的指示》,要求各級黨組織要認清斗爭形勢,堅決糾正鎮壓反革命中出現的“寬大無邊”的偏向,保障人民民主權利,為順利進行生產建設和民主改革創造條件。同年12月,中共寧夏省委召開縣、市委書記和公安局長聯席會議,分析形勢,研究部署鎮反工作,鎮反運動全面展開。

   這次鎮反運動主要打擊的對象是土匪、特務、惡霸、反動黨閉骨干及反動會道門頭子5個方面的敵人。這5個方面的敵人在組織體系雖然被打垮,但有一定的社會勢力,暗中串聯伺機再起。為了鞏固已經取得的勝利,必須采取最堅決地手段,徹底消滅這一批反革命勢力。

   這次鎮反運動,根據中央統一部署,分三個階段進行。

   在第一階段中,從1950年中共中央發布“雙十”指示到1951年4月。首先廣泛深入地宣傳鎮反意義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反革命條例》,開展減租反霸斗爭,進一步提高群眾覺悟;進行鎮反摸底,掌握5個方面敵人的情況,做到有的放矢。在鎮反宣傳中,全縣80%以上的群眾受到了教育。通過登記、清理敵偽檔案和群眾檢舉,全縣共摸出5個方面的敵人440多人。結合鎮反摸底和反霸斗爭,破獲匪特等案件67起,逮捕各類犯罪分子近百人,收繳槍支210多支,子彈數萬發,并于1951年2月召開公判大會,依法處決了罪大惡極,怙惡不恢,為人民十分痛恨的反革命分子張海祿、韓耀庭,震懾了敵人。

  1951年5月,中寧縣鎮反運動進入高潮。縣上抽調大批干部分赴區、鄉開展工作,召開各種會議,統一思想,提出應捕對象名單;發動群眾訴苦,揭發控訴反革命分子罪行。5月22日,中寧縣人民政府召開第四屆各族各界人民代表會議,討論在押犯的處理,確定逮捕對象。5月27日晚,全縣統一行動,一舉逮捕了5個方面的反革命分子82人。捕前各區、鄉都召開控訴斗爭大會。在控訴斗爭大會上,群情憤怒,一致要求堅決鎮壓反革命,為死難者報仇,為受害者伸冤。為了及時審理、結案,縣上成立了有各界代表組成的l1人審判委員會,縣長、兼縣人民法院院長李克忠任審判委員會主任。6月l7日和8月1日,中寧縣人民法院分別在縣城、鳴沙、石空等地召開公判大會,連牛首山的僧侶也趕到鳴沙參加大會,依法處決了田麗生、趙顧、陳生云、白青山、陳浩、王自力、汪積善等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分子。公判大會極大地鼓舞了群眾的斗爭情緒,伸張了革命正氣,打擊了反革命的囂張氣焰。

   在第一階段中,全縣召開各種控訴會158次,參加入達7萬多人次,有3萬多人控訴揭發。共打擊各類反革命分子l10多人,其中判處死刑19人。

  1951年10月,中寧縣土地改革運動全面開展,鎮反運動進入第二階段。在這個階段中,一方面結合土地改革運動,繼續揭露和打擊隱蔽較深的反革命,全縣共打擊五類敵人 240多人;一方面根據第三次全國公安會議精神,采取謹慎收縮的方針,集中力量處理積案,到年底第一階段的案件基本清理結束。

  1952年5月到年底,鎮反運動進入第三階段。這個階段主要是進行鎮反判定,對關、管起來的反革命分子進行勞動改造,并對他們的家屬做好教育爭取工作,以利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擊反革命分子;建立群眾性的治安保衛組織,把鎮反斗爭轉入正常。

鎮反判定,一方面是檢查鎮反斗爭的徹底程度,檢查鎮反運動是否真正達到目的,檢查土改政策執行情況,糾正運動中發生的偏差,鞏固運動成果。同時也是一次系統的普遍深入地調查研究,掌握鎮反后的敵情變化,研究今后斗爭策略,為今后對敵斗爭作好準備。通過判定和調查摸底,全縣38個鄉,有21個尚不徹底,又進行了鎮反補課。

   三個階段中,對原摸底發現的五類分子440多名除逃跑和流落外地的6名外,有370多人受到不同地打擊,占5方面敵人總數的84%。各鄉建立了治安保衛委員會,行政村和自然村分別建立了治保小組和治保員,并建立了群眾性的監督改造反革命分子的制度。被管制的反革命分子也訂立了守法保證書。使反革命陷入人民群眾臨管的汪洋大海中。

    這次鎮反運動,我們堅持了黨的正確方針政策,一是實行群眾路線,廣泛深入地發動群眾,使專門機關和廣大群眾相結合;二是鎮壓與寬大相結的原則,貫徹“首惡必辦,脅從不問”,“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立功贖罪”的方針政策;三是注重調查和證據,不搞逼供信,貫徹“既不放過一個反革命分子,也不冤枉一個好人”的精神。基本做到了“打得穩、打得準、打得狠”。肅清了反革命殘余勢力,保衛和鞏固了人民民主專政,支援了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國民經濟恢復等工作的順利進行。


延伸閱讀RELATED REPORTS
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十一选五前二稳赚 牛牛二人麻将棋牌下载 11选5前2稳赚技巧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pk10最佳倍投方案稳赚 pk10专家在线预测 时时彩什么计划软件好 龙虎一般打机器人怎么打 赛车飞艇就是骗局 中国足球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