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當前位置:首 頁 > 黨史專欄
>> 來源:
血淚斑斑話抗戰
2018-02-28 04:39   瀏覽次數:74 【字號: 【收藏】 【打印】 【關閉】

血淚斑斑話抗戰    

杜通

   抗戰時期,寧夏是全國30多個省區中日寇鐵蹄沒有直接踐踏的幾個省區之一。寧夏人民經受的日寇踩躪較小,特別是現在的青少年一代,對這些幾乎一無所知。為了弘揚民族精神和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我作為在淪陷區當了8年亡國奴的過來人,有責任把日寇的殘暴和自己親眼看到的中國人民經受的苦難敘述出來。

   我的家在山西壽陽縣,地處石太鐵路的中段。抗戰時期,我們那里鐵路以北是共產黨領導的晉察冀邊區,鐵路以南是八路軍的總部和一二九師所在的晉冀豫邊區。因壽陽是日寇侵占山西和妄圖西進的咽喉,故敵我爭奪十分激烈,8年抗戰中炮火沒有一天停息過。

   1937年10月,國民黨兵敗娘子關,目寇長驅直入,11月初壽陽縣城淪陷。日寇飛機將縣城幾乎炸平,死傷軍民無數。城南一里的港口村一次就槍殺、燒死男女老少200余口,我的大姑爹兄弟幾人全部遇難。

   我們村距城2里,也有10多口無辜農民被殺害。半個多月里縣城四周10里以內的村莊無一不被日寇燒殺奸掠。我的兩個姑爹1個姨爹、1個干爹和大岳父等10多家親戚均有人慘遭殺害。1938年春,幾乎村村治喪戶戶舉哀,縣城的西河灘上被殺害而無人掩埋的尸體更是不可勝數,腐尸臭氣薰天,野狗野狼晝夜肆虐。在日寇侵占的8年中據我所知,屠殺100人以上的村莊就有七八個,如摩落寺、西洛、羊頭崖、堆兒梁等村。1941年1次日寇把1個村子的農民集中起來,然后用機槍掃射。有1個村莊群眾見鬼子兵來了就鉆進山洞躲避,結果被日寇用毒氣彈全部毒死在洞里。1942年冬的一天傍晚,放學后我和幾個小同學到城墻上去玩,親眼看見日寇憲兵隊在城下的土坑邊殘酷地用軍刀劈死12個同胞,其中幾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1944年春我和幾個同學經過韓家墳附近,突聞腐爛惡臭襲來,向路旁一看,一個塌陷的空墓穴(大約有一間半房子大)拋滿了被殺害的尸體。8年中壽陽縣被日寇殺害的群眾無法統計,僅縣級干部就有七八人之多。

   日寇所到之處實行“三光”政策,肆意掠奪我國各類資源。在壽陽縣強迫民工修建專用鐵路,將縣城周圍10多里以內的樹木砍光,原來綠色的山林變成了光禿禿的黃土溝壑。說什么“支援圣戰”,強迫百姓交獻鋼鐵等金屬,連家門上鐵門環、鎖掛、箱柜上的銅裝飾、廟宅的鐘磬和金屬佛像甚至廚房的金屬鍋盆瓢勺也一概沒收。糧食、家畜、農副產品無一不被搶掠。

   然而有一項日寇卻很大方,那就是他們不但允許而且公開號召農民種植鴉片。鴉片在抗戰前禁種,一經鬼子公開號召弄得罌粟遍地貽害無窮。日寇還自己制造和販賣海洛因毒害中國人民,有多少人被害得家破人亡。那時縣城和鄉村到處可以看到潦倒溝壑的毒品受害者。到冬天連太原市偽山西省政府門前也經常看到凍死的吸毒者。

   近年來亞洲一些國家就二戰中日軍“慰安婦”問題提出賠償要求,深受其害者首先是朝鮮婦女,再次就是中國。記得我上小學的時候,日軍兵營、火車站和縣城內有很多住著成群的妖里妖氣女人的所謂“家”、“室”、“館”,節假日、星期天許多酗酗大醉的日軍官兵拉著或者摟著“慰安婦”招搖過市。每逢日寇的官吏過境,掛著白布帶印著“大日本婦人會”或“慰安女”等字樣的女人成群結隊的出現在街頭、車站。當時我們不知道她們是些什么人,后來聽說其中日本人是少數,多是朝鮮人也有臺灣人和遼寧、吉林的人。她們也是戰爭的受害者,每逢節假日或星期天,日軍官兵就到這些“家”、“室”、“館”去,在她們身上發泄獸欲。我們還經常看見一些“慰安婦”排隊在日本人指定的醫院、診所進行體檢和領取藥物。

   日寇在公開殺人放火奸淫虐掠的同時,還打著什么“中日親善”、  “共存共榮”、“同文同種”、“王道樂土”等自欺欺人的遮羞布對中國人民推行奴化教育。1940年秋我到縣城上小學,開學不幾天趕上百團大戰,先是城門關閉不準進城,后是日軍接連不斷的住進學校,到冬天才開始上課。我因不會日本語只好從四年級學起。這是縣城唯一的小學,我們班只有6個學生和三年級復式上課。每天第一節課就是日語,還有什么“精神訓話”、“新民精神”,向學生灌輸甘當亡國奴的思想。三天兩頭排隊上火車站迎送過往的日寇軍官,還多次排隊去火車站接送所謂“英靈”專列即戰爭中被抗日軍隊打死的日軍官兵的骨灰盒專列。到1943年我小學畢業時全班也只有12人。當時縣里沒有中學必須到太原去上。那時太原只有兩所師范、1所中學和1所技工學校,可是卻有中國學生不能上的專為日本人辦的男女中學。我上的太原師范是在日本教官嚴格把持和控制下的學校,全校10個教學班不到500學生,就有6個日本教官和2個翻譯員,完全是法西斯教育,由日本教官教日語、軍訓,不是防空演習就是“勤勞奉仕”(即強迫義務勞動)。當然也上些文化課,但必須是符合日本殖民化的內容。這時反法西斯戰爭節節勝利,日寇自覺末日將到,更加加緊了特務統治,師生們稍有不滿情緒,就被抓走甚至“失蹤”。1944年太原三所中等學校的中國校長(太原師范的郭自勵校長、女師的趙校長、太原中學的苑友梅校長),聽說是去日本參觀,可是一去不歸。后來才聽說因有不滿情緒被日本人逮捕入獄了。1944年有兩件事情我至今難忘。一件事情是日寇打通了平漢鐵路,洛陽淪陷,日本教官讓學生排隊上街游行“走到日軍駐山西軍部門前,日本教官讓學生呼喊“慶祝”口號,年齡大些的同學不喊,回校后日本教官再三調查,聲言要抓人,在師生中造成很大恐惶。另一件事是一次中國飛機空襲太原,一些同學沒有進防空洞,看見飛機上的中國標志后高興得拍手,被日本教官發現,打的死去活來,經校長和許多老師求情,那些同學才幸免于難。

  1937年11月日寇初入壽陽時,只知殺人放火,但人民跑光了、殺光了,日寇連吃飯、燒柴、用火的問題都解決不了。于是他們開始搜羅賣國賊、漢奸、走狗,結果找到了兩個民族敗類,這兩個人都曾留學日本,一個叫安政,是個大煙鬼,原本在家閑住,日寇把他請出來叫他當縣長,日本人叫做知事。另一個叫王作仁,原是太原造紙廠的工程師,日寇請他出來當維持會長。由這兩個漢奸出面,才拉起一批地方小漢奸,接著又從朝鮮、臺灣、東北等地拉來一批更兇惡的漢奸和民族敗類,成立了所謂“宣撫班”、“新民會”以及各種特務隊、保安隊、警察所、縣政府等偽組織,日寇依靠和利用這些民族敗類殘害、掠奪人民殺害抗日軍民,破壞抗日組織,給中國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人民恨透了這些敗類,后來他們都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延伸閱讀RELATED REPORTS
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幸运时时彩网址 快乐飞艇车开奖结果 赛车系统下载安装 怎么看走势图技术 江苏e球彩总进球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号码今天晚 200试机号对应什么号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 75秒时时彩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