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當前位置:首 頁 > 黨史專欄
>> 來源:
抗日戰爭時期中寧黨支部建立的情況回憶
2018-03-29 03:57   瀏覽次數:73 【字號: 【收藏】 【打印】 【關閉】

 

  在三十年代后期和四十年代初期,革命的種子曾在恩和學校這塊園地里,由萌芽、成長,到被摧殘,經歷了一段不平靜的道路。現就我們所能回憶起來的一些情況,從以下幾個方面記述如下:

接受先進思想播下革命火種

    三十年代初,恩和學校畢業生張子華(原名王緒祥)、孫殿才等,先后踏上了革命的征途。當時高年級的部分學生,聽說他們在北平念書,參加了地下革命工作。那時我們還不清楚紅軍真正的性質,只聽說為百姓打貪官除惡霸,這對想往進步的青年有極大的感染力。因此,部分學生在腦海里留下了一定的影響,并有向往的愿望。

    1937年夏,在北平讀書的學生張致和,因病回家休養,當時有江生玉、安秉性、馬成漢等人,因同學關系經常來往。在接觸中,張介紹手書籍、新思想,才懂得了紅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軍隊,是為全國受壓迫受剝削的窮苦人民求解放的。當時理解很膚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同年9月份,張子華以八路軍代表身份來寧談判,途經恩和回家探視。當時有恩和學校的校長王耀先,教員安秉性、馬成漢、安性天等人到家走訪,在交談中,子華重點強調要大家動員廣大群眾,團結起來,抗日救國,并說:“軍隊是國家的干城,馬鴻逵的兵,用繩索捆綁進入兵營,怎能打仗”等。這次的會面,給我們上了一堂生動的課,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同年秋,新安旅行團到恩和。我們接待食宿,他們熱情的教唱新歌曲《在松花江上》等,放電影(無聲),宣傳抗日救亡。他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不畏艱苦的愛國精神,在全校師生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對我們后來的工作,給予極大的鼓舞和鞭策。

開展革命工作進行地下活動

    1987年冬,受張子華和張致和鼓動、教育、影響下的愛國青年江生玉,奔赴延安進入陜北公學學習,到l938年3月受組織派遣返回恩和開展革命工作。當時在恩和學校任教員的安秉性、馬成漢、張儒銘、校長王耀先等人,對他的往返行動都很清楚。為了隱蔽他的身份,站住腳跟,臨時以義務教員使用。自此在江生玉的領導下,在恩和地區開展了地下革命工作。

    一、組織學生成立學生自治會。下設有學習、編輯、講演、歌詠等小組。學習組的工作是介紹閱讀進步書刊,還有一些不能公開閱讀的書報。編輯組的工作是辦周刊(每星期一期,在校內)、辦墻報,主要是在有意義的節日出,如植樹節、舊國慶節(十月十日)等。歌詠組的工作是唱歌比賽,教唱進步和抗日歌曲,如《義勇軍進行曲》、《船夫曲》、《漁夫曲》。“七七事變”后,教唱的新歌更多,如《團結就是力量》、《打回老家去》、《太行山上》、《犧牲已到最后關頭》、《到敵人后方去》等。講演會是在每周星期六下午進行,內容以抗日救國為重點,兼講學習體會和心得等。

    二、走出校門,面向社會,擴大活動面。1938年,講演組擴大為宣傳隊,并有校長王耀先、教員馬成漢、安秉性等參加,活動范圍擴大,由校內到校外。當時恩和高小下屬七個初小(吳橋、東營、劉家大廟、孫家河灘、雙廟、崗渠、余家廟),是一個學區。每逢節日、集市召開集會,寫標語、貼墻報、游行、呼口號,主要以抗日救國為內容,特別是每年的“九·一八”、“七·七”和舊國慶的這天,與地方行政配合,有商會、駐軍(如馬鴻賓的工兵營、謝團等)共同召開。在會上講演的人,以我們的宣傳隊為主,號召全民行動起來,抗日救國,激發群眾的愛國熱情。

三、動員輸送愛國青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經過一段的宣傳、教育、地下串連,一批愛國青年要奔赴延安學習。1938年7月,江生玉帶領首批青年高遠(原名高尚德)、楊森林、王宏(原名王世鈞)、張子玉(原名張懷民)、王文明等五人到延安入抗大學習。走時中衛原預約的幾個青年未按時趕到,臨行時江囑托安秉性、馬成漢接待,隨后趕去。

上下接頭    建立組織

    1939年5月,江生玉從定邊返回恩和學校。在校長王耀先、教員張儒銘掩護下仍任臨時教員,為了工作學習方便,與安秉性、馬成漢三人同住一個宿舍。經過一段的接觸了解,江生玉先后分別介紹了馬成漢、安秉性參加了黨組織。由于恩和學校宣傳抗日搞得活躍,馬鴻逵把恩和學校視為防共重點之一。因此,恐怖氣氛緊張,江生玉不能繼續再留在恩和學校,通過王耀先、張儒銘等人的大力幫助,安排在余家廟(即現在曹橋)初小任教。

    同年9月,楊森林抗大學習畢業,也被組織分配到中寧搞地下工作。為了掩護身紛,通過王耀先、張儒銘等人的幫助,安排到三道渠初小任教。

    1940年元旦過后,白玉光到中寧江生玉處,適逢楊森林由三道渠到江校聯系工作,白正在場,但互不相識,經江介紹,白早知其名,但不識其人,交談工作后,白對楊指示:“關于你的組織問題,由工委研究后通知你,不日后有一姓朱的和你接頭,由他向你交待任務”等。

    同年春節過后,工委在小壩學校開會,正式決定成立中寧支部,書記江生玉,黨員有楊森林、安秉性、馬成漢。不日后,果有一姓朱的到三道渠學校找楊森林,交談后,始悉朱卓民即是崔景岳,在校住一宿。第二天兩人騎車到曹橋地段,崔令楊原回鳴沙,買上一支新毛筆在街西頭等他,至下午兩人會面,同回三道渠學校。崔寫好密件(給邊區黨委的報告),給楊交待任務:①經工委研究,你(楊森林)為正式黨員。②此件交江生玉讓他即送邊區,并囑咐江,如遇意外將此件必須(一)埋藏;(二)燒毀;(三)吞腹。江調離后,由你接替江的工作,由江向你交待任務。④目前情況緊張,應提高警惕,積極隱蔽。崔又住一宿,離開三道渠學校,楊隨將密件面交江。

領導被捕    組織癱瘓

   1940年4月(古歷三月初九),江生玉在余家廟學校被捕。江被捕前,張儒銘在中寧已聽到壞消息,即通過馬成漢通知江速離開余家廟,而江一時猶豫,延遲兩天,致遭大難。安秉性、馬成漢在恩和學校,當天都不知道,楊森林在三道渠學校,第二天才始悉江被捕,當時都

提心吊膽,但故作鎮靜,照常上課,至晚。為了安全,暫請短假,以避風暴。十多天后無消息,安、馬兩人又回恩校任教。

    楊在三道渠學校,有鳴沙完小校長吳占熬轉交江生玉寫的一手條,上寫:“森林:我已被捕,希將家中東西收拾一下。”楊即前往江家,其家屬說“已埋完。”楊即離開中寧到同心、環縣等地隱蔽。

   是年秋,有寧夏省國民黨黨部當科長的劉安邦(是馬成漢的叔伯外甥)給張儒銘來信,要安、馬速離恩校,張即轉告,安秉性即離開恩和學校逃往甘肅興仁堡(現屬海源縣),以經商為名,經營白酒業,從此再未返回。馬成漢逃往同心羅山坡等地避難。

    1941年后,馬鴻逵大抓大捕的風暴緩和,馬成漢暗回恩和,楊森林(化名楊興華)亦回鳴沙頂替郭生祥在鳴沙學校任教。因組織關系是單線領導,上下失去聯系,致使黨的組織工作癱瘓。

    此后,馬鴻逵對恩和學校,雖停止抓捕,但繼繼嚴加監視,馬成漢感到繼續留在恩和學校不安全,因而從1942年下半年以后離開恩和學校,到惠安堡偽教育科工作一年,43年冬鹽池不能立足,回到恩和家中,適逢馬鴻逵又征兵,環境被迫,以換回胞兄馬成士為名,在偽八十一軍當兵。

    楊森林在鳴沙學校任教,后又參加青年遠征軍。從此三個幸存者,便長期離開恩和至到1949年寧夏解放。

 

延伸閱讀RELATED REPORTS
作者: 馬成漢 楊森林 【字號: 【收藏】 【打印】 【關閉】
刘伯温免费特码资料 三公技巧免费视频教程 胆拖投注体彩大乐透 福彩时时彩实时开奖 mc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彩最快走势图 山东时时官网地址 ipad怎样下载应用软件 易算pk10手机版 时时彩代理自己刷返点6 ag开牌不同地区结果一样吗